《大问题 – 简明哲学导论》附录术语表

这是《大问题 – 简明哲学导论》一书中对某些哲学概念的简要解释。我花了点时间OCR了出来。

(以汉语拼音为序)

阿渡罗式的(尼采)[Apollonian (Nictzsche)]: 艺术的理性原则;形式。

白板(tabula rasa): 洛克哲学中的术语。洛克认为心灵就像一块白板,从而与天赋观念存在的学说相对立。换句话说,心灵在人刚出生时是”空白的”,我们所知道的任何东西都必须通过经验”印上去”。

悲观主义(pessimism): 认为生活是不快乐的,而且也没有最终的目标。宽泛地说,悲观主义者是料想事情最终会最糟的人。康德(他根本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的追随者,19世纪的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是历史上的悲观主义者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悖论(paradox): 基于表面上看没有问题的论证而得出的自相矛盾的或似乎荒谬的结论。

本体论(ontology): 对存在的研究:”什么是最真实的?””一个事物存在意味着什么?”

本体论的(ontological): 与存在的观念相关的。

本体论论证(ontological argument): 试图从”上帝”这个概念证明上帝存在的一个(或一套)论证。例如,”上帝”根据定义就是拥有各种可能的完美性的存在;存在是完美性的一种;因此上帝存在。

本真的自我(authentic self): 存在主义的一种说法,指真正的、个体的自我认同,从而与非本真的自我相区别,非本真的自我只是一个人所扮演的角色和公众的认同而已。这个词在20世纪经由马丁·海德格尔的哲学向变得盛极一时。参见本质自我。

本质自我(essencial self): 使一个人成为那个特殊的人的特征。见本真的自我。

必然真理(necessary truth): 某种既可能是另一种样子,也不可能被想像成另一种样子的事物。在哲学中,根据物理定律(比如引力定律)是”必然的”,或者根据风俗习惯(比如打击逃税的法律的”必然性”,或者饭后抽烟的必然性)是”必然的”,并不足以说明某种事物是必然的。必然性甚至不允许想像中的反例。因此,二加二得四是必然真理,我们不但对此确信不移,而且发现我们没有能力怀疑它,无论我们的想像力有多么丰富,也不可能说出它如果错了会是怎样一种情况。

辩证法(dialectic): 一种被黑格尔和马克思大加使用的哲学方法,在辩证法中,矛盾之间互相对抗以达到真理。辩证法的起源可以在古希腊哲学中找到。

不合理的(论证)[unsound (argument)]: 一种坏的论证;—个无效的或前提为假的演绎论证(或两者兼而有之)。

不可知论(agnosticism): 既不愿意相信上帝存在,也不愿意相信他不存在。理由通常是这两种看法都没有充分的证据。

不可知论者(agnostic): 接受不可知论的人。

不一致的(incoherent): 缺乏一致性;不能以一种有序的或逻辑上相容的方式搭配在一起。使用一些没有准确含义的花哨的行话也许是不一致的一个来源。随便拉一张信念的清单,而没有按照任何秩序或逻辑把它们排在一起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它们甚至可能是相互矛盾的)。一种不一致的哲学也许是富有洞见的,或者部分上正确的,但由于它永远也不可能构成一个系统,所以它看起来很可能就像是一堆胡言乱语或只言片语。还有一些时候,不一致的哲学也许是一种无法理解的哲学。它的术语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它的原理只是一些凌乱的堆积,而没有明确的关联或解释。

禅宗(Zen Buddhism): 见佛教(Buddhism)。

阐释(interpretation): 一种理解的方式,从某种眼光出发去看一套事实。

超人(ubermensch): 尼采著作中的一个概念,指一个有可能在未来取代我们的卓越的人。

超验的(transcendent): 独立的。在宗教哲学中,超验的上帝与他所创造的宇宙是相分离的和迥然不同的。这与内在的上帝概念相反,比如在泛神论中,上帝是等同于他的造物的,或可举一个不同的例子,在某种形式的人本主义那里,上帝是与人类相等同的(黑格尔主张这种观点)。

沉思(的生活)[contemplation (the life)]: 按照亚里士多德(和其他哲学家)的说法,这是最幸福的生活,即是思想和哲学的生活。

承诺(commitment): 一种自愿形成的需要遵守的义务。

存在的世界(world of Being): 柏拉图形而上学中的术语,指理想中的”形式”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没有变化的,我们只能通过理性和思想来认识这个世界。

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 20世纪的一种哲学运动,在法德两国通过海德格尔、萨特和其他一些哲学家的著作而展开。它的基本主题是人的自由和责任、既定规则的缺乏以及我们需要对自己的行动负责。 阅读更多 »

,

留下评论

2011年我听过的音乐推荐

2011年很多遗憾的事,唯独在欣赏音乐上没觉得后悔。

这一年听到的最好的专辑是 Obiymy Doschu – <Elehia>,来自乌克兰的厄运/民谣。仿佛走在空旷的海边,时间的潮水冲刷着漆黑的沉船,脚下的沙空中的云都苍白闪耀。迷蒙的雾气柔和了所有事物的分野,安详如初生,飘摇如梦境。在我心中,这张专辑的水准可以跟 <A Sombre Dance> 有一拼了,我曾以为 <A Sombre Dance> 在这世界上再不会遇见敌手。去官网查 <Elehia> 这专辑,居然还是基于CC协议免费分享的,又令我大为敬佩。最遗憾的是俄文歌词看不懂,也没找到英文翻译。

其实我更喜欢把专辑拆散了听,因为只有碎片的时间,很少能感到乐评里提到的“整张专辑的前后呼应和连贯气势”……所以回顾一下在2011年听到最好的歌曲。这一年主要听了不少金属乐,但是ACG领域音乐几乎没进展,国外主要是欧洲那些团,国内音乐人发现王三溥和钟立风很对我胃口,非常喜欢。记录最好的几曲如下——

流行金属最喜欢 Hard To Find The Words(Cinderella – <Still Climbing>),其实整张专辑没啥好听的,但就为这一首摇滚,作者写给妈妈的歌。

听到最好的森林金属是 In the Shadow of Our Pale Companion(Agalloch – <The Mantle>),阴沉忧郁的鼓点,冰冷苍凉的吉他,还有近乎温柔的黑嗓,一起勾勒出极地密林的幽黯深邃。今年玩过一个游戏《Limbo/地狱边境》跟这首曲子气质很相近。

民谣,推荐女声版的 Sternblumennacht(Anna Varney & Constance – <Nenia C’Alladhan>),歌名中文译作”紫菀之夜”,唯美浪漫的叙事音乐,编曲中反复回旋着的那个章节令人无比沉醉。这歌没找到中德对照版的lrc歌词,只好自己同步了一个,发现同步歌词也不是容易的活儿啊……还有感谢 Sopor Aeternus 的音乐伴我度过一年中最失意的时刻。

维京金,推荐 Kurzes Epos(Equilibrium – <Rekreatur>),这是战士之歌!有如在《冰与火之歌》莽莽北境中生长的人,像奔放不羁的铁乌贼,更像坚韧顽强的史塔克。我最喜欢从中间开始的那段突兀的、云开见日般的磅礴旋律,铁灰色和青色的画面中,持剑的勇士拼尽最后的力气,依然屹立于战场,他失去色彩的双眼望着天空中的Valkyrie,等待英灵之殿的召唤。

年末回顾的时候以为就这些了,但后来居然让我听到这么一首——

交响/力量:Song of Myself(Nightwish – <Imaginaerum>),虽然觉得整张专辑像糖放多了似的,但就论这一首,这首歌是关于斗志,关于失落,关于灵感的来袭与退却,关于生活的愤怒与释然。其中梦幻般的念白让我印象太深,灵魂冲出了身体,附在世人身上,以他们的耳聆听,用他们的眼观看。这灵魂历遍了世事,否定了身份,否定了牺牲,否定了未来和信仰……最终回归本真,发现当开放自己去接纳时,乞丐的心中也有昂扬的意志,罪人的心中的也有静寂的禅。

听到了这几首今年就值了。其他过耳未忘的大赞音乐还有:

渡边雅二的 Reminiscence / Memories ,和月的纯钢琴曲。听得快哭了。

钟立风的 麦田上的乌鸦,国产小清新……有朴实真诚的美。

Lunik的 Fall,国外小清新……有孤独自由的美。

王三溥的 七月 / 送别,为了逝去的人。

就想到这些了,这一年没看电影动画,很少玩游戏,想了半天,这些领域的居然一个都没有……ToT……

留下评论

《黑客与画家》摘抄

对书呆子来说,意识到学校并非全部的人生,是很重要的事情。学校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为设计出来的体系,一半像是无菌室,一半像是野蛮洪荒之地。它就像人生一样,里面无所不包,但又不是事物的真实样子。它只是一个暂时的过程,只要你向前看,就能超越它,哪怕现在还身处其中。
如果你觉得人生糟透了,那不是因为体内激素分泌失调(你父母相信这种说法),也不是因为人生真的糟透了(你本人相信这种说法)。那是因为你对成年人不再具有经济价值(与工业社会以前的时期相比),所以他们把你扔在学校里,一关就是好几年,根本没有真正的事情可做。任何这种类型的组织都是可怕的生存环境。你根本不需要寻找其他的原因就能解释为什么青少年是不快乐的。<P17>

我一直不喜欢“计算机科学”(computer science)这个词。主要原因是根本不存在这东西。计算机科学就像一个大杂烩,由于某些历史意外,很多不相干的领域被强行拼装在一起。这个学科的一端是纯粹的数学家,他们自称“计算机科学家”,只是为了得到国防部研究局的项目资助。中间部分是计算机博物学家,研究各种专门性的题目,比如网络数据的路由算法。另一端则是黑客,只想写出有趣的软件,对他们来说计算机只是一种表达的媒介,就像建筑师手里的混凝土,或者画家手里的颜料。所以在“计算机科学”的名下,数学家、物理学家、建筑师都不得不待在同一个系里。<P18>

编程语言是用来帮助思考程序的,而不是用来表达你已经想好的程序。它应该是一支铅笔,而不是钢笔。……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可以随意涂抹、擦擦改改的语言,我们不想正襟危坐,把一个盛满各种变量类型的茶杯,小心翼翼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为了与一丝不苟的编译器大婶交谈,努力地挑选词语,确保变量类型匹配,好让自己显得礼貌又周到。<P22>

科学界的每一个人,暗地里都相信数学家比自己聪明。……最后的结果就是科学家往往会把自己的工作尽可能弄得看上去像数学。……一页写满了数学公式的纸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啊。(小窍门:用希腊字母表示变量名会令人印象更深刻。)因此你就受到巨大的诱惑,去解决那些能够用数学公式处理的问题,而不是真正重要的问题。
如果黑客认识到自己与其他创作者——比如作家和画家——是一类人,这种诱惑对他就不起作用。作家和画家没有“对数学家的妒忌”,他们认为自己在从事与数学完全不相关的事情。我认为,黑客也是如此。<P22>

坚持一丝不苟,就能取得优秀的成果。因为那些看不见的细节累加起来,就变得可见了。当人们从达·芬奇的《女性肖像》前面走过的时候,他们的注意力往往立刻就被它吸引住了,那时他们甚至还没有看到说明的标签牌,没有意识到这是达·芬奇的作品。所有那些看不见的细节合并在一起,就使得这样东西产生了惊人的效果,仿佛上千个细微的声音都以同一个音调在歌唱。
同样地,优秀的软件也需要对美的狂热追求。如果你查看优秀软件的内部,就会发现那些预料中的没有人会看见的部分也是优美的。我对待代码的认真程度远远超过我对待其他的事情,如果我以这种态度对待日常生活的每件事,那么我就够资格找心理医生开处方药了。看到代码前面的缩进乱七八糟,或者看到丑陋的变量名、都会把我逼疯的。<P29>

判断一个人是否具备“换位思考”的能力有个好办法,那就是看他怎样向没有技术背景的人解释技术问题。<P31>

源代码应该可以自己解释自己。如果我只能让别人记住一句关于编程的名言,那么这句名言就是《计算机程序的结构与解释》一书的卷首语:程序写出来是给人看的,附带能在机器上运行。<P32> 阅读更多 »

, ,

留下评论

用 Lisp 编写多重剪切板,在不同 AutoCAD 程序间传递文件

工作中经常在 AutoCAD 中原位粘贴各种零碎图形,而且会用到许多个 AutoCAD(有时还开一个 CASS),在它们之间交换文件麻烦死了。我想 Windows 中有不少剪切板增强工具,如 ClipX Ditto 之类,都提供多个缓冲位置,可以同时存储不同的文本,按照需要粘贴。AutoCAD 为什么没个类似功能呢?最后我研究了一番 Lisp 做了个简单的多重剪切板工具。

原理很简单,是利用”写块”和”插入块”的功能。使用前需要先配置缓存路径,目前是 “F:/_temp_/” ,可以改成你自己的。完后按 c1 就是将选中对象存到剪切板位置1,按 v1 将其粘贴回来。这个临时图形是存在硬盘的,所以能直接粘贴到另一个进程的 CAD 中。

因为刚接触 Lisp 很多知识不了解,用 cond 函数时被括号内求值顺序卡了半天,最后总算弄明白了……这段很2的注释就不删除了,不知还有没有人遇到类似的问题。

;传送当前选择的图形对象,用于在不同文档,不同版本CAD之间转移所选对象
;按 x1 c3 v2... 使用
; x1 = 所选图形剪贴到缓存位置1
; c3 = 所选图形复制到缓存位置3
; v2 = 从缓存位置2粘贴回来

;让函数名直接表示参数,使操作按键尽可能减少
;有更好的办法么? #unsolved
(defun c:x1 () ( setq sss ( ssget)) (blocktransport "x" "1" sss))
(defun c:x2 () ( setq sss ( ssget)) (blocktransport "x" "2" sss))
(defun c:x3 () ( setq sss ( ssget)) (blocktransport "x" "3" sss))
(defun c:x4 () ( setq sss ( ssget)) (blocktransport "x" "4" sss))
(defun c:x5 () ( setq sss ( ssget)) (blocktransport "x" "5" sss))

(defun c:c1 () ( setq sss ( ssget)) (blocktransport "c" "1" sss))
(defun c:c2 () ( setq sss ( ssget)) (blocktransport "c" "2" sss))
(defun c:c3 () ( setq sss ( ssget)) (blocktransport "c" "3" sss))
(defun c:c4 () ( setq sss ( ssget)) (blocktransport "c" "4" sss))
(defun c:c5 () ( setq sss ( ssget)) (blocktransport "c" "5" sss))

(defun c:v1 () ( setq sss nil )     (blocktransport "v" "1" sss))
(defun c:v2 () ( setq sss nil )     (blocktransport "v" "2" sss))
(defun c:v3 () ( setq sss nil )     (blocktransport "v" "3" sss))
(defun c:v4 () ( setq sss nil )     (blocktransport "v" "4" sss))
(defun c:v5 () ( setq sss nil )     (blocktransport "v" "5" sss))

(defun blocktransport ( method num sss / p n fn info )
(setvar "filedia" 0 )
(setvar "cmdecho" 0 )
(setvar "insunits" 0 )
(setq p "f:/_temp_/") ;在这里配置缓存路径,使用斜杠(而不是反斜杠)
(setq n "_slot_") ;缓存文件名称,起名应该尽量诡异
(setq fn (strcat p n num ".dwg"))
(setq info "") ;成功后输出信息
(setq fn_rnd (strcat p "back_" ( rtos (getvar "cdate") 2 8 ) ".dwg"))

;这个 condition 明显是"点对"啊,
;为什么 (cond ( (= method "x") (bla...) (bla...) (bla...) ) 是对的
;而 后面那一堆括起来 (cond ( (= method "x") ((bla...) (bla...) (bla...)) ) 是错的?
;发现 (cond ((= 1 1) (alert "22") )) 没问题
;发现 (cond ((= 1 1) (alert "22") (alert "33"))) 也没问题
;但括起来后面的那堆 (cond ((= 1 1) ((alert "22") (alert "33")))) 却会先弹窗 33 ,从右向左!
;这什么破玩意
;发现((bla1) (bla2) (bla3)) 都是从右向左的
;也不尽然 括起来后,下面那些 (alert "1") - (alert "4") 顺序是 2 3 4 1
;不括起来,下面那些 (alert "1") - (alert "4") 顺序是 1 2 3 4
;也就是说 括起来后,()中第一个被视为函数,所以先求实参了?
;先加个 list 就可以括起来了 (list () () () bla1 bla2 bla3 blabla)
(cond
((= method "x") ;剪切图形 to slot
(list ;使用 list 串联表
;(alert "1")
(cond ((findfile fn) (command "-wblock" fn "y" "" "0,0" sss "" ))
('t (command "-wblock" fn "" "0,0" sss "" ))
)
;(alert "2")
(command "oops" ) ( command "-wblock" fn_rnd "" "0,0" sss "") ;备份唯一名称的图块
(setq info (strcat "*cut* to slot" num " done !"))
;(alert "3")
;(alert "4")
)
)

((= method "c") ;复制图形 to slot
;不使用 list 串联表,依次计算零散的分支
(cond ((findfile fn) (command "-wblock" fn "y" "" "0,0" sss "" ))
('t (command "-wblock" fn "" "0,0" sss "" ))
)
(command "oops" ) ( command "-wblock" fn_rnd "" "0,0" sss "") ;备份唯一名称的图块
(command "oops" ) ;写块时会从原图清掉这些图形,需要还原回来

(setq info (strcat "*copy* to slot" num " done !"))
)

((= method "v") ;粘贴图形 from slot
(command "_insert" fn "0,0" "1" "1" "0")
(setq ss (entlast))
(command "_explode" ss) ;炸开图块
(command "-purge" "b" (strcat n num) "y" "y") ;清理掉这个块的定义
(setq info (strcat "*paste* slot" num " done !"))
)

)
(setvar "cmdecho" 1 )
(setvar "filedia" 1 )
(prompt info )
)

,

留下评论

《德米安》摘抄

让IllI同学帮忙代购一本《悉达多》,结果送到之后却是《德米安》-_-! 读后发现比起《悉达多》我更喜欢这本,真是歪打正着啊。摘录部分内容如下。

在童年的枯萎和死亡中,我们爱恋的一切都将离去,身边只剩世道的孤独和淡漠。很多人在这一关口便举足不前,终其一生痛苦地缅怀无可挽回的往日,缅怀遗失的天堂梦——而这正是所有梦幻中最可怕、最要命的幻想。<P53>

我们除了走上帝之道,同时还得走魔鬼之道……或者,人可以创造出一个将魔鬼包容在内的上帝,在这样的上帝面前,人们不会对世上最理所当然的事视若无睹。……这番话恰恰触动了我整个童年时代的疑团,我的心中无时无刻不在翻滚着这个疑团,却从未向别人透露过一句。德米安对上帝和魔鬼的观点,对冠冕堂皇的神界和秘而不宣的魔界的看法,正是我自己的看法,我心中的神话,我对那两个世界或世界两面的感触——我的光明世界和黑暗世界。原来,我的问题其实是芸芸众生的问题,是关于生命和思考的本质问题,这一见识忽然如一团神圣的影子罩住了我,我猛然觉得,自己最私密的生活和念头原来是世界永恒理念长河中的一波,恐惧和敬畏感顿然袭来。这种认识在某种程度上固然令我宽慰,却不能让我开心。这样的认识太艰险,滋味苦涩,因为其中荡漾着一种责任感,一种童真已逝的孤独感。<P67>

每个人都得发掘出属于自己的“合理”和“禁忌”,自己心中的禁忌。从来没有一个人因为犯了禁忌而成了流氓。反过来也是一样——其实这只是一个懒惰的问题。懒得思考和评判自己的人会顺应世俗的禁忌法则。他活得轻松。而有些人的戒律却来自心中,在他们看来,正派人天天做的事未必不是禁忌,而遭人唾弃的事在他们眼中却是不乏合理之处。每个人都得为自己而活。<P69>

快乐和恐惧、男性和女性同体相生,最神圣的和最恐怖的交织纠缠,深重的罪恶在最温柔的纯洁中战栗——这便是我的爱之梦,这便是阿布拉克萨斯。爱不再是我起初理解的黑暗兽欲,也不再是对虔诚灵性的崇拜,就像我对贝亚特里斯像的敬爱一样。爱同是两者,而且超乎其外,爱是天使和撒旦,是男性和女性、人和兽、最高尚和最邪恶之物的融合。我必定要去体验这样的爱,我的命运便是去品尝其滋味。我对它既渴望又害怕,然而它永远存在,永远凌驾于我之上。<P103>

我唯一坚信的是自己内心的声音,我的梦境。我认为自己有必要跟随梦的引导,然而这样做很难,每日我都在和自己作对。我常常想,自己大概是疯了,难道我确实跟其他人不同?可是,其他人做的事,我都能做到,只需一点勤奋,我也能读柏拉图,解决三角几何问题,理解化学方程式。唯独有一点我做不到:放弃我心中深藏的目的,转而去规划自己的人生。就像其他人那样,他们清楚知道自己要成为教授、法官、医生或艺术家,也知道自己的路要走多久,会有哪些好处,我却做不到。或许某一天我也会这么做,但我当时又怎么能知道呢?或许我还得寻觅寻觅,一年又一年,最后一事无成,毫无建树。或许我也能有所建树,但抵达的却是邪恶可怕的目的地。我所渴求的,无非是将心中脱颖而出的本性付诸生活,为什么竟如此艰难呢?<P104>

世界虽存在心中,但对此是否有知觉是另外一回事。……只要他对此没有知觉,他就是一棵树,一块石子,最多称得上是一个动物。然后,当这种知觉开始闪出第一道微光时,他便成了一个人。在你的眼中,或许并非所有走在大街上的两腿动物都能称得上是人,虽然他们也能直立行走,生儿育女。你心里明白,其中大多数人仍是鱼羊虫豸之辈,多少人生如蝼蛄!当然,每个人其实都有变成人的无数可能,但只有他了解到这些可能性的存在,甚至有意识地去认识这些可能性时,他才真正拥有它们。<P116>

恨某人时,我们所恨的其实是他跟自己的相像之处。我们缺乏的内容并不会令我们激动。<P123>

觉醒的人只有一项任务:找到自我,固守自我,沿着自己的路向前走,不管它通向哪里。……我常常幻想未来的景象,梦想自己可能会成为的角色,或许是诗人、预言者、画家等等。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写诗、预言或作画,任何人生存的意义都不应是这些。这些只是旁枝末节。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无论他的归宿是诗人还是疯子,是先知还是罪犯——这些其实与他无关,毫不重要。他的职责只是找到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他人的命运——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他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新的境界在我心中冉冉升起,森然,神圣,我曾无数次有模糊的预感,甚至还曾将其以语言道出,但直到此刻,我才真正体会了它的意思。我是自然的尝试,是自然向未知世界迈进的一次尝试,或许它会打开新境界,或许会一无所成,然而,让这一尝试从远古的深渊中诞生,让我的心感受到它的意志,并将其转换为我的意志,这就是我的天职!<P140>

如果有人真的只追随自己的命运,那他就不再有同伴,他会完全孤立,身边是冷漠的世界。你知道吗,这就是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的经历。有些殉教者甘心被钉到十字架上,但他们也不是英雄,没有解脱,他们有愿望,渴望自己喜爱和熟悉的事物,他们有榜样,有理想。只听从命运的人却不再有榜样,不再有理想,没有爱,没有慰藉!然而这才是人应走的路!你我这样的人都很孤独,但我们还有彼此,我们暗暗得意,因为自己与众不同,离经叛道,追求超凡。但如果要走命运之路,这些我们也得放弃。不能妄想成为革命者、榜样或烈士。那是很难想象的……但它可以被梦想,被探索,被预知。有时,处于极度平静的状态中时,我曾对它有所感应。那时,我的目光进入了自己内心,我看见了自己命运之像瞪视的双眼。那双眼或充满智慧,或充满疯狂,或透着爱意,或透着恶意,都是一回事。人无法去选择,去渴望。人只能要自己,要他的命运。<P141>

我幸福地走在冷意渐浓的夜色中,朝遥远的家走去。市里到处可见回家的大学生,跌跌撞撞、吵吵嚷嚷。我常觉得,他们那种荒唐的快乐和我的寂寞生活的对比多么鲜明,有时我觉得若有所失,有时却对他们嗤之以鼻。但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心思宁静,怀着一种神秘的力量,觉得这些与我没有任何干系,这个世界离我竟那么遥远,几乎杳然无迹。我想起了故乡的公务员,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人,他们回忆起自己大学的酒馆时光,就像怀念幸福的天堂一样,像诗人或浪漫主义者缅怀童年一样,缅怀那段风逝的“自由”。哪里都一样!正是因为生怕想起责任感和自己的路,他们才追忆往日的“自由”和“幸福”。他们醉生梦死地耗费几年光阴,然后找一个栖身地,摇身变成道貌岸然的国家公仆。哎,我们的世界太腐朽了,与无数其他愚蠢混账的行为比起来,大学生还远远算不上愚蠢。<P151>

我们这些受了印的人是世上的少数派,被视为危险的疯子。我们是清醒者,或正在清醒的人,我们永远在追求更清醒的状态,而其他人的追求和幸福却在于让自己的见解、理想和义务、生命和幸福向集体靠拢。那也是追求,也有力量和价值。然而我们认为,其他人生活在固步自封的意志当中,而我们这些有印记的人却要将自然意志表达为全新的、个人的、未来的意志。我们和其他人一样热爱人性,在他们看来,人性是完善之物,应该得到传承和保护。而对我们而言,人性是遥远的未来,我们还在路上跋涉,人性的面目是未知的,它的法则无处可寻。<P159>

爱无须祈求,也无须索要。爱必须要有心中笃信的力量。这时,爱就不需要被吸引,而是主动吸引。辛克莱,你的爱是被我吸引的爱。当这种爱能主动吸引我时,我才会接受。我不想做慈善,我想被人征服。<P164>

她又给我讲了另一个童话。也是一个陷于无望之爱中的男人。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中,希望被爱焰烧成灰烬。世界在他眼中已不复存在,他无视蓝天和葱绿的森林,充耳不闻河水的潺潺声和竖琴的琴音,一切都被他遗忘,他落得凄苦潦倒。然而他的爱火却越烧越旺,他宁愿死去化成灰烬,也不愿放弃对那个女人的爱。他发觉,自己的爱烧毁了心中的一切,爱变得日益强大,焕发出吸引力。那个美丽的女人禁不住他的爱,她来了,男人摊开手臂,要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可当她来到男人面前时,她的样子完全变了,男人惊恐万分,发现被拉到身边的竟是整个被遗忘的世界。她站在他面前,把自己交给了他,天空、森林和小河等等纷纷来到他的面前,焕发着新的色彩和活力,万物都属于他,诉说着他的语言。他赢得的并不是区区一个女人,相反,他用心收复了整个世界,每一颗星星都在他的心中发光,在他的灵魂中幸福闪耀。他爱过,并在其中找到了自我。然而大多数人的爱都是为了迷失自我。<P164>

,

留下评论

AutoCAD VBA 加密多段线

最近学习 AutoCAD VBA 编程,前几天想做加密多段线的没弄出来,现在学会了。

功能

加密 AutoCAD 中的二维多段线。按照设定的距离阈值处理圆弧,将其转换为内接于圆弧的多段线。

使用

此为 VBA 宏脚本,在 AutoCAD 中按”Alt+F8″,填写名字后新建宏,粘贴脚本到编辑框中,按”F5″执行。具体流程可自行搜索。

阅读更多 »

,

留下评论

AutoCAD VBA 抽稀多段线

最近迫于工作压力开始学 AutoCAD VBA 编程。有好多打算弄成自动处理的工作,预备一点一点搞定。对着手册折腾一番后,研究出了将多段线抽稀的 VBA 宏(其实我是想做多段线加密的,但暂时没能搞出来……)。

功能

抽稀(优化)AutoCAD 中的二维多段线。依次计算线上原有点之间的距离,合并在距离阈值之内的点。

使用

此为 VBA 宏脚本,在 AutoCAD 中按”Alt+F8″,填写名字后新建宏,粘贴脚本到编辑框中,按”F5″执行。具体流程可自行搜索。

阅读更多 »

,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