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Fantasy

变化的位面 – 永醒者之岛

这是《变化的位面》的另一篇小说,连同刚才那篇一并识别了出来。小说写科学家为实现超人计划,操控基因制造出了不睡觉的孩子,期望他们每时每刻都学习新知识。最后实验失败了,孩子们变成了永远的梦游者,无法存在于真实的世界之中。文末关于梦境与现实的论述十分精彩:

“若一个人要成为自我,则必须同时成为虚无,若人要了解其自我,则必先了解何谓虚无。永醒者每时每刻都能感受世界,没有空闲的时间,也没有自我可以存在的空间。他们没有梦,所以不会讲故事,所以语言对他们没有用。他们没有语言,所以没有谎言,因此他们没有未来。他们只生活在此时此刻,一切触手可及。他们生活在纯粹的事实当中。但他们不能生活在真实的世界中。因为,通向真实的道路必须首先踏过谎言和梦想。”

以下正文:

变化的位面 – 永醒者之岛
厄休拉·勒奎恩

那些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只需要睡眠两到三个小时的人一般都是天才,至少你听说过的这样的人都是天才,要是你没听说过的这样的人都是傻瓜,那也不用介意。失眠是天才的表现,定然如此。想想看,在那些蠢笨如牛的呆子们躺在床上鼾声如雷的时候,你能做多少工作,思考多少问题,阅读多少本书,做多少次爱呢?奧里奇位面与我们的位面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不同的是,那里有一些根本不用睡觉的人。

在奥里奇位面上一个叫做海·布里萨尔的国度中,有一群科学家相信,睡眠是一种残留的行为模式,对于低等哺乳动物来说是必要的,但对高等的人类而言则并非如此。睡眠可能会使得脆弱的猿类在夜间保持安静并避开危险,但对于文明化的生活则造成了相当的不便——就好像冬眠那么糟糕。而更糟糕的是,睡眠是对智力发展的一种阻碍——对大脑活动的反复抑制。每天晚上,睡眠都会中断大脑正在进行中的功能,粗暴地干扰连贯的想法,从而阻止人类的心智发展到其最大的潜力限度。这些奥里奇科学家的信条就是:睡眠使人愚笨。

这些科学家所属的政府非常惧怕敌国纳姆国的入侵,因此政府鼓励进行任何可能为海·布里萨尔国带来更强的武器或更强的大脑能力的研究。这些科学家的计划得到了政府的资金支持,雇用了最出色的基因工程师,还得到了二十名有生育能力的志愿者,男女各半——他们都是狂热的爱国青年。所有这些人都居住在一个封闭的基地里,科学家们开始了一个绰号为“超智能计划”的研究程序——这个绰号是全国新闻网络的记者给取的,他们非常支持这个计划。四年之后,第一批完全不需要睡觉的婴儿诞生了。(数以百万计的连眼睛都难以睁开的年轻父母也许会怀疑地表示:婴儿根本就不需要睡觉;但正常的婴儿确实会睡觉,一般是在他的父母不得不起床的时候就睡着了。) 阅读更多 »

, , ,

留下评论

变化的位面 – 季节

这是幻想小说作家厄休拉·勒奎恩的短篇作品,我非常喜欢这篇,于是从扫描的电子书中将其文字识别出来。我一直觉得,像书中描写的这样在两种状态间的迁徙,是很好的生活状态,对网络与现实的二元生活也挺有参考价值。这种主动刻意的缺失,使我们免于落入庸常之熵的陷阱。让意志聚集到一个方向,让渴求激发灵感,这是促使生命活力积极流动的势能。
以下正文:

变化的位面 – 季节
厄休拉·勒奎恩

——献给麦肯锡桥的鱼鹰,
它们的生活方式赋予了我写作此文的灵感

我曾与一位安萨老人交谈了很长时间。我是在他开设的位面旅行者宾馆里见到他的,这座宾馆坐落于安萨的“大西洋”中一座地处偏远的远离安萨人迁徙线路的大岛。近来这些日子,这里是安萨唯一一个允许其他位面游客来访的地方。

克格梅戈居住在这里,充当向导和东道主,他的工作就是向游客们略微介绍一下本地的特色,因为这个地方看起来和许多位面上的热带岛屿没什么两样——天空晴朗,微风和煦,气氛懒散,风景优美,树上长着羽毛状的叶子,金黄的沙滩,还有广阔无垠、蓝绿色的大海,以及泻湖的悬崖边那泛着白色泡沫的海浪。大多数游客来此的目的是驾驶帆船、钓鱼、捡拾贝壳、痛饮发酵的椰汁,等等。他们对这个位面上的其他地方以及他们所见到的唯一一个当地人都没什么兴趣。他们最初会看到他,而且肯定会跟他一起照相,这是因为他的样子很特别:身髙约有七英尺,瘦削、强壮、棱角分明,因为年龄的关系,他有些驼背;他的头部细长,眼睛是黑色和金色,而且又大又圆,还长着一个鸟嘴。对于那些鼻子和嘴分开的人而言,一个长着鸟嘴的人一定显得很特别,但事实上,长着鸟嘴的人对他们的看法也是一样——克格梅戈的眼睛和眉毛很清楚地揭示了他的想法。他也许已经老了,但他是一个很有激情的人。

在这些无动于衷的游客中间,他有点厌烦和寂寞,当他发现我愿意聆听他讲的事情时(当然,我不是第一个愿意听他说话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当时我是唯一的一个),他很高兴地为我讲述了他这个种群的事情。那是个悠长而柔和的夜晚,我们相对坐在深紫色的黑暗中,闪烁的星光,海浪中的发光生物,还有树叶周围的大群萤火虫照亮了我们——大杯冰镇饮料放在我们的面前。

他说,从那久远到无法记起的彼时开始,安萨人就遵循着某种存在的方式。他将这方式叫做“玛丹”——人们的行为方式、事情的解决方式、事物的存在方式、前进的方式,还有“始终”这个词里隐藏着的方式:但和我们一样,他并没有把这些含义全部说出来。“然后,我们偏离了我们的存在方式,”他说,“但是时间不长。现在,我们仍然像一直以来的那样做事。”

人们总是会告诉你,他们“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做的”,然而你会发现,他们所谓的“一直以来”实际上只是一、二代人,或一、二个世纪,最多不过一、二千年。相对于人体的进化以及种族的进化,文化习惯只能维持相当短暂的时间。在我们位面上,人类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大概只有寻找食物和水源、睡眠、歌唱、谈话、生儿育女,另外,这些事情综合起来也许会形成一种更重要的东西,那可以视为是人类的本质,而与我们的行为方式无关。我们发现有新的事情可做、新的行为方式可以遵循的时候,非常容易变通。我们巧妙地、独辟蹊径地、急切地寻找正确的行为方式,真正的行为方式,那种我们相信已在错综复杂的新奇事物、机会和选择中丢掉了许久的行为方式……
阅读更多 »

, , ,

一条评论

幻想CG画集《Utherworlds》PDF下载

幻想CG画家Philip Straub的《Utherworlds》PDF下载,这是所有Ballistic出版的画家个人专辑中我最喜欢的一个。PDF是从官方购书页面的Flash预览程序中直接导出的,用支持S-Spline的图像程序放大了一下,但图还是有点小。

16.7M,下载地址

http://www.box.net/shared/784uv12ih7guoht4ya35

无法下载可以用Box.net官方墙内链接

http://www.boxcn.net/shared/784uv12ih7guoht4ya35


阅读更多 »

, , , ,

留下评论

冰与火之歌吐槽语录

忧郁的艾迪:送野人一把斧子,有何不可?他会还我们的,我发誓。不过到时候是插在熊老的头骨里还,聊胜于无。咱们干嘛不把所有的战斧长剑通通都给他算了?骑马的时候,它们丁当喀啦,吵死人啦。没了它们,我们大概会走得更快,直通地狱之门。你说,地狱里也下雨吗?也许卡斯特该要顶好帽子。
琼恩:他要的是斧子,还有葡萄酒。
忧郁的艾迪:你瞧,这就是熊老高明的地方。先把野人灌得酩酊大醉,等他操斧子杀我们时,说不定就只砍到耳朵。头只有一个,耳朵却还有两个哪。

(山姆搭箭拉弓,用了好长时间瞄准后才发射。箭只在绿丛中不见踪影。)
忧郁的艾迪:这支是一定找不到了,又会怪到我头上的。自打我弄丢了马,什么东西不见了他们都要找上门来,似乎这之间有什么联系似的。它是白的雪也是白的,还要我怎么说呢?
(山姆取出第二枝箭,这次射得很高,穿过了目标上方十尺处的树冠。)
忧郁的艾迪:我确信你打掉了一片叶子,树叶已经落得够快了,没必要帮忙,(叹道)大家都明白落叶后面紧跟着什么。诸神在上,这里好冷。试试最后那支,山姆,我的舌头快冻在口腔顶上了。
(这次山姆完成得很迅速,不像前两次眯着眼睛痛苦地瞄准。箭矢击中炭笔勾勒的人形胸膛下方,颤动不休。)
山姆:我打中他了!葛兰,看到了吗?艾迪,看哪,我打中他了!
葛兰:对,穿过了肋骨。
山姆:我杀了他?
忧郁的艾迪(耸耸肩):也许戳穿了肺,如果他有肺的话。基本上,树木是没有,这是自然规律。

忧郁的艾迪:死人会走路还不够可怕?这会儿熊老竟还要他们讲话?我敢担保,他们说不出什么好话。再说了,谁知道骨头会不会撒谎?为什么人死了就会变诚实变聪明呢?我看死人八成挺无聊,一肚子牢骚——嫌泥地太冷啦,我的墓碑应该要大一点啦,为什么他身上长的虫比我多啦……

阅读更多 »

, ,

留下评论

冰与火之歌经典名言和精彩片段

好久没更新博客了,最近决定看冰与火之歌卷四,顺便开始这个收集工作。本贴大部分内容归功我常去潜水的论坛中相同目的的帖子,当然,也有不少我添加的内容,且卷四部分目前没电子版,只好自己手敲了~

–2009.03.21开始添加
–2009.03.27更新部分
–2009.03.29再更新部分
–2009.04.25更新
–2011.06.08重新整理,去掉跟上下文相关太多的桥段

——————————  正文  ——————————–

艾德:谎言能否不失荣誉,取决于内容与目的。

泰温:有的胜利靠宝剑和长矛赢取,有的胜利则要靠纸笔和乌鸦。

提利昂:计谋就像水果,需要时间酝酿才能成熟。

提利昂:大部分的人宁可否认事实,也不愿面对真相。

布兰:人在恐惧的时候还能勇敢吗?
艾德:人惟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

阅读更多 »

, ,

留下评论